PPclass
金融 : CFA - FRM - PRM     财务: (全部免费开放) ACCA - CMA - CPA - AICPA    从业资格: (全部免费开放) 会计 - 证券 - 基金 - 银行

 

2018年CFA一级精华课程(Fail可延期,保过)2018年CFA二级精华课程(Fail可延期,保过)

全球最好的2018年CFA三级课程,美国大学资深教授授课,数千名CFA三级考生的一致的选择!

2017 FRM Part I 全部课程:知识模块精讲+复习强化+模拟题讲解    √ 2017 FRM Part II 全部课程:知识模块精讲+复习强化+模拟题讲解
上一主题:Frances Wang老师ACCAF7习题班免费高清课程
下一主题:美丽新世界
返回列表 发帖
2016 CFA LEVEL 1 2 3 高清精华课程

信息超载?

全球监管日益严格使财会专业人士的角色随之不断转变,壳牌副总裁Paul Morshuis 对此带来的好处表示怀疑。
2008 年的金融危机在很多方面改变了世界,尤其是改变了商业世界。毋庸置疑,金融危机最重要的影响是对公司信息的需求骤增。有人认为,假如我们之前掌握更多的信息,或许可以预测这一危机的到来。因此政府做出了应对,不断加强法规,同时现代社会的即时通讯也发挥了自身的作用。
无论发生何种变化,总会有人工作在第一线,应对每天发生的现实问题。金融危机过后,全球对公司透明度的要求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财会专业人士对此的感受最为强烈。
作为跨国石油公司荷兰皇家壳牌的会计和报告副总裁,Paul Morshuis 比大多数人更了解透明度的需求对财务部门的真正影响。壳牌是一家规模庞大、结构复杂的企业,在全球70 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年收入超过4500 亿美元。公司的财务部门约有1 万名员工,其中一半以上在位于格拉斯哥、克拉科夫、金奈、吉隆坡和马尼拉的5 个共享服务中心工作,主要负责集中管理全球核心流程:数据管理、支出、凭证到报告的一系列活动、收入以及管理信息和战略分析。另外一半的财会专业人士在企业工作或从事税务和资金管理等专门领域。
“这是一个十分特殊的时刻,我们面对着太多的情况和变化。” 在海牙办公室工作的PaulMorshuis 表示,“作为专业的会计师,我要应对的问题越来越多,而我所担忧的是,我们一味想提高透明度,有时却忽略了负面影响。”
据Paul Morshuis 估计,目前他一半的时间是用来应对监管方面的变化,无论是新实施的还是计划推出的改革。像壳牌这样在严格的监管环境中运营的公司,只是为了随时满足各种报告和披露要求就要耗费几乎所有的时间。壳牌集团在伦敦、阿姆斯特丹和纽约三地上市,这也就意味着公司需要遵守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英国、荷兰和欧盟的声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 的规定以及每个所在国家的当地要求。
结果是披露和合规方面的信息量巨大。壳牌2012 年的年报增至192 页,其中包括约35页的财务报表附注。可持续发展报告多达44页,而且“这还仅仅是我们对内和对外必须披露信息的一小部分”。
数据跟踪要求
采掘业的性质使得这一情况更为复杂。例如,美国《多德 — 弗兰克法案》要求公司必须积极跟踪来自刚果共和国及周边国家开采的矿产,包括金矿以及在锡和钨生产中使用的复合矿石。同多数针对透明度的新增规定一样,“冲突矿石”法案的推出是有益的,但要达到这些要求却并非这么容易。
Paul Morshuis 也指出欧盟计划推出已列入美国《多德 — 弗兰克法案》的一项规定,让从事采掘业的公司就每一项目向其运营所在国家的政府支付10 万欧元以上的付款进行申报,包括税金和特许权使用费。“这是个非常细节化的信息,” Paul Morshuis 表示,“对于从事会计和报告的人士也是一项挑战,因为我们需要思考具体应当如何操作。”
同时他补充道,集团的业务构成和报告体制造成按法律要求搜集这部分信息有难度。以壳牌为例,公司将业务分为上游(概括起来就是勘探和生产)、下游(精炼、营销和贸易)和公司自身(非运营)三类。“每项活动并非固定在一国范围内,”他表示,“我们的重点是在国家层面而非项目层面进行合并税务会计工作,基于权责发生制而非收付实现制。为提供相关信息而不断改进系统会造成系统的大幅变动。我指的是为系统变更、信息分析和员工培训所投入的数百万美元成本。”
规定的遵守
另一棘手的方面是不同管辖区域的法规不同,当地规定可能与大型监管机构的规定发生冲突。“我们坚守公司的商业原则,也就是遵守公司运营所在国的当地规定。”Paul Morshuis说,“有些国家不允许对外公开有关特许权使用费的信息,这一情况下你只能选择是遵守当地规定还是欧盟或美国的规定。”
壳牌强烈表示可能有更好的途径来实现透明度目标,同时壳牌也是《采掘业透明度行动计划》(EITI) 的创始成员之一。EITI 要求政府和公司向独立第三方披露特许权使用费和税金的收付情况,并随后将审核结果在所在国家公开。这不仅可以增加透明度,还可以给受欧盟和美国法规管制的上市公司与所在国国营企业等竞争对手之间营造公平竞争的环境,目前并不要求当地国国营企业披露上述信息。尽管近期美国法律的发展迫使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重新审视其法规的不完善之处,但到目前为止,欧盟和美国立法者就法规变更并未有所动摇。
与此同时,公司的财务职能也必须做出相应调整。Paul Morshuis 表示,如果没有在各国和地区不同的监管和披露要求,“毫无疑问”壳牌财务部门的规模将会缩小很多。“政策制定者通常并不清楚数据制作的复杂性。”他说道,并表示最终结果往往会因太复杂而难以完全理__解,或完全被忽略;例如壳牌已主动披露了其在不同国家的纳税情况,但几乎未收到任何反馈。
尽管Paul Morshuis 理解政策制定者及其政策目标,但他认为财会专业人士需要让政策制定者了解满足这些披露要求的复杂性和挑战性,并质疑制作这些大量数据的实际价值:“提供更多信息往往并非如此容易,制作成本也不低,我不得不好奇在成本影响分析中这项成本所占比例是否偏高。很多人认为增加信息和数据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但现实却远复杂于此。”
Liz Fisher,记者
Paul Morshuis
职业生涯起步于飞利浦电子资金管理部。他在1988 年加入壳牌,从事过财务管理方面的多项工作,并自2008年起担任会计和报告副总裁。同时他还担任壳牌荷兰养老基金的副主席以及荷兰工业和雇主联合会(VNO–NCW) 财务报告委员会主席。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Frances Wang老师ACCAF7习题班免费高清课程
下一主题:美丽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