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class
金融 : CFA - FRM - PRM     财务: (全部免费开放) ACCA - CMA - CPA - AICPA    从业资格: (全部免费开放) 会计 - 证券 - 基金 - 银行

 

2016年CFA一级精华课程(Fail可延期,保过)2016年CFA二级精华课程(Fail可延期,保过)

全球最好的2016年CFA三级课程,美国大学资深教授授课,数千名CFA三级考生的一致的选择!

2016 FRM Part I 全部课程:知识模块精讲+复习强化+模拟题讲解    √ 2016 FRM Part II 全部课程:知识模块精讲+复习强化+模拟题讲解
上一主题:Triple Bottom Line Reporting (“TBL”or“3BL”)
下一主题:2013年12月F4中国区状元经验分享
返回列表 发帖
2016 CFA LEVEL 1 2 3 高清精华课程

全球态势

尽管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都已采用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但对于没有采用的国家——尤其是美国,仍然需要进一步开展说服工作。
自欧盟同意上市公司在编制合并报表时采用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 以来已有11 年。在短短十余年内,实施IFRS 的国家和地区已经超过100 个。IASB 主席Hans Hoogervorst在2012 年举行的ACCA 国际会员代表大会上表示,该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朝着成为全球标准制定者这一目标的努力已卓有成效”。
根据德勤会计师事务所通过其IAS plus 网站收集的综合信息,目前已有128 个国家和地区允许或要求国内上市公司采用IFRS,仅有25个国家和地区尚未允许采用这一准则。IFRS 基金会近期完成了其全球IFRS 采用情况评估计划的第一阶段,发现二十国集团(G20)国家以及其他46 个国家和地区中,95% 都公开承诺过要支持将IFRS 作为唯一适合全球范围内采用的财务报告准则。
IASB 的终极目标是制定一套唯一的高质量标准,供成员国在世界各地使用,无论其资本市场规模如何。特别是对于新兴市场而言,这些准则更是显得至关重要。Hoogervorst 在ACCA 国际会员代表大会上表示:“许多快速发展的经济体都有志于发展自己的全球金融中心,而它们也越来越意识到,采用IFRS 是这些金融中心存在的先决条件。”
鉴于此,IASB 已经采取了具体措施,以确保在标准制定的过程中,除了考虑大型经济体的需求之外,也要顾及其他经济体的需求。目前,IASB 本身已经吸纳了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以及类似国家的代表,包括巴西的Amaro Luiz de Oliveira Gomes、韩国的Chung Woo Suh 以及中国证监会前首席会计师张为国。
同样,管理委员会和顾问组中,代表们所代表的利益相关者的范围也有所扩大,而新型经济体机构组(EEG)则提供了一个论坛,帮助这些经济体解决在应用准则时所面临的问题。
主要新兴市场中,巴西已经采用了IFRS,而俄罗斯承诺在2018 年之前所有的公司都实现全面过渡(它已经要求公共利益实体在编制合并报表时使用IFRS)。中国于2007 年引入的企业会计准则在很大程度上也与IFRS 趋同,且中国还在继续朝着进一步与IFRS 趋同的方向努力。印度、巴基斯坦和泰国都选择性地采用了IFRS,但有些IFRS 准则与国家标准之间仍然存在着很大差异。
复杂的局面
当前的局面凸显了最重要的一点——虽然全球会计语言的发展步伐似乎在不断加快,但准则“趋同”的形式却有多种。对于那些本身没有一般公认会计准则,或者准则比较空泛的国家而言,全面采用IFRS 是最为简单的选择。但是对于拥有一套成熟的一般公认会计准则的发达国家而言,与IFRS 趋同的过程则比较复杂。有些国家(地区)采用了整套的IFRS,而有些尽管采用了国家标准,但是这些国家标准都不同程度地与IFRS 趋同。关键的问题依然存在,东南亚国家对农业标准IAS 41 的采用情况尤其突出了这一点(该地区棕榈油生产等工业处于主导地位)。马来西亚原本将两个标准(IAS 39和 IAS 41)排除在其趋同计划外,但是自2012年起已经让步,与IFRS 完全趋同。
“ 最好的选择就是各国采用IASB 的IFRS,”ACCA 财务报告主管马丁(Richard Martin)表示,“ 但是许多国家都遇到了问题。然而整体而言,它们都承诺在适当的时候转为采用IFRS,这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答案。”Hoogervorst 在ACCA 国际会员代表大会上表示:“修订和变更似乎是例外而非普遍情况。”但是他一直在提醒各国不要出现重大的偏离。在印度尼西亚会计师协会(IAI)和东盟会计师联合会(AFA)于2013 年3 月在印度尼西亚联合举行的一个研讨会上,Hoogervorst 表示:“只有完全采用IFRS,才能享受到使用IFRS 品牌的所有好处。对于外国投资者而言,要辨别其中差异的大小非常困难。”
马丁认为市场压力是关键所在。“有趣的是,一个国家的企业或股票市场是否有这样一种认知,即如果没有完全采用IFRS,就是一个非常负面的因素。”他表示,“这样便形成了一种压力,促使其进行妥协,以求真正实行全球性的准则。这种情况已经在马来西亚发生:马来西亚的本国公司发现,它们需要解释IFRS 和其报表之间的关系,这给该国带来了压力,促使其完成了向IFRS 的趋同。”
Hoogervorst 同意马丁的看法。他在IAI–AFA 研讨会上表示:“大多数国家(地区)都已经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即相对于对IFRS 进行修修改改,以解决本地问题而言,全面采用IFRS所带来的信誉上的加分要更具价值。”
美国问题
不过,在建立统一的全球性会计语言的道路上,主要的障碍是美国,美国只允许外国注册公司提交IFRS 报表。过去十年,IASB 一直在与美国财务会计准则理事会(FSAB)合作,为消除IFRS 和美国GAAP 之间最重大的差异而努力。2012 年夏天,双方在经过三年的激烈讨论之后,并未能在金融工具减值的会计方法上达成一致的解决方案,从而使二者之间的关系陷入历史低点。Hoogervorst 称之为“令人深感难堪”。几乎在同一时期,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出版了其备受期待的工作报告,其中说明了IFRS 在美国的未来,这份报告旨在帮助SEC 的委员决定美国是否应该实行IFRS,以及如何实行。
报告指出,“全球财务报告界普遍认识到了IFRS 的高质量”,但是IFRS 文件中存在许多漏洞,这些漏洞比美国GAAP 中的漏洞还要多。报告的结论是,在美国,将IFRS 作为权威性指导原则予以采用,不会得到美国资本市场上多数参与者的支持。但是报告补充道,对于探索其他引入IFRS 的方式,美国市场却给予了很大支持:例如,由FASB 对其中的准则逐条深入考虑并给予承认。
IASB 的一项分析承认,美国采用IFRS 的确存在许多困难,但是并不存在“无法跨越的障碍”。ACCA 近期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投资者都认为美国最终会采用IFRS,这是不可避免的。Hoogervorst 在ACCA 国际会员代表大会上表示,尽管这种过渡并非易事,“美国会面临的挑战其他国家也曾遇到过,包括那些能力远不及美国的国家”。
“美国采用IFRS 的问题已经持续了15 年以上,”马丁表示,“尽管存在不确定因素,IFRS的推广面已经在不断增加。无论有没有美国,IFRS 都会继续推进。但是如果美国加入的话,其步伐可能会更快。”
中国受益于IFRS ACCA 委托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与IFRS 趋同促进了中国经济的发展。此项研究审查了2003 年到2009 年间在上海和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所有中国上市公司,研究公司收入价值相关性的变动(即报告收入的变动对股价的影响程度)。自2007 年与IFRS 趋同以来,这种相关性有所提高,几乎可以肯定,这种结果正是归功于与IFRS 的趋同。
阅读报告《与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趋同是否影响中国的财务报告质量?》(Does IFRS Convergence Affect Financial Reporting Quality in China?),请访问:www.accaglobal.com/reporting
Liz Fisher,记者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Triple Bottom Line Reporting (“TBL”or“3BL”)
下一主题:2013年12月F4中国区状元经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