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class
金融 : CFA - FRM - PRM     财务: (全部免费开放) ACCA - CMA - CPA - AICPA    从业资格: (全部免费开放) 会计 - 证券 - 基金 - 银行

 

2018年CFA一级精华课程(Fail可延期,保过)2018年CFA二级精华课程(Fail可延期,保过)

全球最好的2018年CFA三级课程,美国大学资深教授授课,数千名CFA三级考生的一致的选择!

2017 FRM Part I 全部课程:知识模块精讲+复习强化+模拟题讲解    √ 2017 FRM Part II 全部课程:知识模块精讲+复习强化+模拟题讲解
上一主题:将自然资本作为会计的商业考量
下一主题:Strategic planning in an age of turbulence (三)
返回列表 发帖
2016 CFA LEVEL 1 2 3 高清精华课程

ACCA专栏:非财务报告带来好处及可能性

非财务报告能带来哪些可能性和好处?全世界对此都越来越感兴趣。
2012年,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在里约热内卢召开,大会产生了所谓的“第47段”的说法。第47段认可公司可持续发展报告的重要性,以及需要“适当地鼓励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和大公司,考虑将可持续发展信息纳入它们的报告体系当中。”
有几个国家马上形成了一个“第47段之友”的联盟,来推动这一新的报告要求。与此同时,国际综合报告理事会(IIRC)正努力创立一个可以反映“综合思维”的框架。
现在全世界都在努力将影响公司战略的一切因素综合到一起,而会计师恰恰是这项宏图大业的主角。全球报告倡议组织(GRI)的首席执行官Ernst Ligteringen表示,“如果你的说法前后一致、周密严谨,人们就可能用你的报告,并据此采取行动。”或者用IIRC的首席执行官Paul Druckman 的话来说,“公司报告不仅仅是一个良好的交流工具。它还能影响投资者以及组织内部的行为,影响资本市场的效率和生产力。”
非财务报告概念背后的热情是看得见的。不确定的地方在于,对于如何实现非财务报告,还存在许多不同观点。ACCA特别项目总监安德杰(Roger Adams)表示,“只要报告者能够以前瞻的眼光阐述重大事项,并在可持续发展驱动因素和商业模式、价值创造和公司战略之间建立明确的联系,就能够说服投资者,让他们相信可持续发展问题的重要性。”
定义和行动
全球报告倡议组织的培训合作伙伴Lodestar公司,与德勤、GRI和ACCA一起,于2012年秋天,在伦敦组织了第一届非财务报告大会。在讨论到定义和行动的主题时,汇丰银行集团融资部主管Richard Scurr给非财务信息下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定义。他在大会上说,“非财务信息就是指会计准则范围之外的数据。”这说明了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定义必须非常简单,而且最好不要太专业化。
注重结果会如何才是更重要的。HermesFocus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David Pitt-Watson认为,“问题就在于,我们如何让所有权在投资当中得到体现?”他的意思是收集企业短期业绩的信息很容易。但是当你要搜寻反映公司长期走向的信息时,问题就出现了。能反映公司长期走向的信息,可远非那些财务数据能够做到的。
Pitt-Watson和全球许多其他投资者想要的东西,与综合报告制度基本接近。非财务信息的报告,会对公司的长期业绩带来影响。而且他指出,在这一点上,目前已经可以找到实际例子了。
这可能是全世界看到的最重要的变化,变化的大部分都可以归结为简单明了的原则。Black Sun咨询公司报告部主管Sallie Pilot 表示,“这都与良好的商业意识有关。”行业内人士的经验也证明了这个大原则的正确性。因为的确能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长期来看,非财务报告制度如果想要带来其所承诺的好处,会计师则是最需要努力工作的人。全球报告倡议组织首席执行官Ernst Ligteringen 表示:“会计行业必须发生改变,必须引入不同的技能,必须改变培训方法和内容。因为会计行业扮演的角色极其重要。”
里约环境大会后进展显着?
ACCA最近的一次活动显示,尽管里约+20地球峰会并未重拳出击去推动可持续发展报告的发展,但广大企业在这方面的发展势头依然强劲,大家对达成一个有约束力的可持续发展报告条约的呼声很高。
这次里约大会的一个“时髦词汇”是“自然资本”。
可持续性会计(A4S)项目主管Sarah Nolleth解释说,“我们的经济有赖于从大自然那里获得33万亿到72万亿美元之间的‘免费服务’。”这个数字意味着,如果大自然的生态系统不提供淡水、蜜蜂授粉等服务的话,人类将必须支付如此巨大数量的金钱。Nolleth表示,“这些免费服务极大地支持着我们的企业和国家活动,却没有被考虑进我们每天的决策当中,也没有反映在我们的盈亏报告和资产负债表当中。不考虑那些,你怎么分配资源?企业怎么能做出正确的决策,来保证长期可持续发展?”
Hermes Focus资产管理公司前董事长,也是Hermes Equity Ownership Service创始人,David Pitt-Watson表示,“用数字来衡量我们从环境中获得了多少好处,在某种程度上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但是如果你用会计语言来思考这个问题,世界是如何‘持续经营’的?你如何来衡量它?我可以告诉你公司每个季度的表现,但我却不能告诉你公司的经营行为是否在危害着我们这个星球。”
Lois Guthrie是气候披露标准委员会(CDSB)执行董事,同时也是国际综合报告理事会(IIRC)的专业总监。她表示,后里约时代的一个重要成果就是英国最近颁布了强制性碳报告管理草案。她说,“在将会受到影响的英国公司中,有30%现在已经在向该碳披露项目提交报告,因此他们的合规准备很充分。”
综合报告运动的目的在于鼓励企业说明它们是如何创造价值的,解释其“资本”(人力资本、自然资本、社会资本、知识产权资本、财务及制造资本)是如何为公司的短期、中期和长期生存发展服务的。我们得到了一批有影响力的商业领袖、投资者、监管机构、标准制定者和非政府机构的支持。参与我们实验计划的企业有微软、可口可乐和玛莎百货(Marks&Spencer)等。
我们在2013年4月推出综合报告框架的征求意见稿。如何继续维持外界的积极参与和支持,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持续的挑战。另一个挑战是,在公司报告制度改革中,有着众多的相关计划和组织,这让人们感到迷茫和困惑。尽管我们相信这些计划和组织都是走向综合报告的台阶,但企业和投资者需要确定性。所以,我们打算积极努力,帮助制定发展路线,使综合报告的发展更具协调力度和连贯性。
以投资者为重
来自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赵立新解析为何企业必须把投资者放在信息披露的核心地位。赵立新是中国证监会(CSRC)上市公司监管二部主任。他同时担任卡迪夫大学中国会计、财务与管理研究中心成员,中山大学管理学院客座教授,以及深圳证券交易所综合研究所博士后工作站学术顾问。
信息的供需
一般来说,投资者总是希望能获取更多的信息据以进行投资决策,但公司考虑到信息披露成本,包括其中的隐形成本,即信息披露可能泄露公司的商业秘密、行业前景或新的业务模式会吸引新的竞争对手的加入或原有竞争对手的模仿等,因此不愿意大量公开信息。
上市公司的法定信息披露渠道包括指定报刊、网站等媒体,但投资者对信息及时性的要求、对信息双向互动的需求难以得到满足。微博、博客等非正规信息渠道日渐兴起,虽然存在成本低、易于获取的优势,但是信息的真实性、完整性无法得到保障。
不同投资者类型对信息需求的多与少、详与简,以及关注的重点、对信息的解读能力必然存在差异,但目前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提供的是统一的、基于通用规则的信息,难以适应不同投资者的需求。
上市公司为满足融资、再融资的需求,在信息披露方面迎合监管需求的倾向明显,年报中也侧重于对监管重点事项的披露,而对投资者的决策需要体现不足。
上述问题带来的直接影响是投资者与上市公司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更加严重,信息披露的投资者需求导向直接关系到市场配置资源、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
因此,基于投资者导向的信息披露应该体现四大原则:重大性,相关性,变化性和关联性。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将自然资本作为会计的商业考量
下一主题:Strategic planning in an age of turbulence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