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class
金融 : CFA - FRM - PRM     财务: (全部免费开放) ACCA - CMA - CPA - AICPA    从业资格: (全部免费开放) 会计 - 证券 - 基金 - 银行

 

2016年CFA一级精华课程(Fail可延期,保过)2016年CFA二级精华课程(Fail可延期,保过)

全球最好的2016年CFA三级课程,美国大学资深教授授课,数千名CFA三级考生的一致的选择!

2016 FRM Part I 全部课程:知识模块精讲+复习强化+模拟题讲解    √ 2016 FRM Part II 全部课程:知识模块精讲+复习强化+模拟题讲解
上一主题:Loans, Bank and Cash: Risks
下一主题:ACCA资深会员李霞:小步快走
返回列表 发帖
2016 CFA LEVEL 1 2 3 高清精华课程

CFO实战:不可预见的成本和风险

不可见的成本和风险
北京太极金圆新型材料公司CFO赵淑杰有不经意间看表的习惯。她笑着解释说,50岁的年龄,只知道时间可贵还远远不够,必须知道如何管理时间。从1993年成为北京第一批考取会计师的佼佼者,赵淑杰在20年的财务职业生涯中,有两件事特别在意:一是节约时间成本,二是对信用风险的管控。
时间即成本
许多管理者意识到了浪费时间的后果,但难以改变。他们事必躬亲的原因是怕因小失大,造成错误。事实上一位管理者大刀阔斧减少不必要的工作,绝不会有太大的风险。能够大量削减不必要的工作,效率会提高很多。任何生产程序的产出量都会受到最稀有资源的制约。在人人追求“工作成就”的管理要素里,最稀有的资源就是时间。
赵淑杰曾在特恩斯市场研究咨询公司(TNS)工作过10年,担任TNS中国区财务总监。TNS于1992年进驻中国市场,是最早在中国大陆从事市场研究的国际性研究公司。那是她对时间管理收获最大的时光,“严密的流程化管理和实时跟踪的高效管理手段,让TNS的精细化管理做到了极致。”
精细化管理正是节约时间成本的有效手段之一。举个例子,许多企业在推出新产品前按照成熟的模式做了详细的调研和论证;有的企业在创业初期渠道尚未完全建立、铺货尚未达到一定量、甚至队伍建设尚未完成的情况下,匆忙启动市场,投入大量费用,结果市场启动不起来,造成大量的浪费;还有的企业过度迷信产品上市后的营销手段,而忽略产品上市前的精耕细作与团队合作,造成产品的先天不足。如果达不到预期效果,只好再重来,除了浪费资金,也浪费时间。在关键环节上分配更多时间,做足准备,反而能起到事半功倍之效。但这并不是说在这些关键环节上时间拖得越久越好,那就又形成了另外一种时间成本的浪费。赵淑杰表示,现代企业忽视时间成本的管理无异于为自己戴上了拖沓的镣铐。TNS在内部对员工的时间管理采用因人而异的管理方式。向时间要效益,节约时间,有助于快速达成既定的效率目标。当然并不是任何时候都要缩短时间以节约成本,在过高的压力下有时员工的效率会更低。相反有些时候,付出一些时间成本从长远来看会给企业节约更多费用或带来更大赢利。以亲和力和人性管理带动企业的活力,在这个过程中善用时间管理的团队会成为最终的赢家。不仅对于企业,对于每个人来讲时间都是最珍贵的财富。善用时间是赵淑杰人生轨迹中的重要印记。
重视信用风险
信用风险是当下市场经济环境中,在以信用关系规定的交易过程中,交易的一方不能履行其承诺而给另一方造成损失的可能性。美国为改善“投资者对美国资本市场的信心”,通过了《萨班斯法案》,意指“公众公司会计改革与投资者保护法案”。法案的第一句话就是“遵守证券法律以提高公司披露的准确性和可靠性,从而保护投资者及其他目的。”
赵淑杰表示,财务报告及信息披露所产生的信用风险是指企业财务报告是否真实、准确、完整,是否存在虚假记载,以及表外事项及信息披露是否真实、及时、有无误导性陈述、有无重大遗漏和未按规定及时披露所导致损失的财务信用风险。财务报告及信息披露包含了编制风险和披露风险。编制风险包括报表编制前期准备工作不充分,结账程序不完整或缺乏控制,可能导致会计记账差错;纳入合并报表的范围不准确、调整事项或合并事项不完整,可能导致财务报告信息不真实、不完整等风险。披露风险包括披露程序不当,企业内部未经过适当的审批程序导致信息披露严重失真、不相关、不及时等风险。财务报告既是企业对自身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情况的全面总结,也是会计信息使用者了解企业财务会计信息的重要渠道。但财务报告本身有其局限性,如只能反映企业过去的经营情况和资金变动,不能全面反映企业的价值,所以表外信息披露也是了解企业经营情况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国企到跨国公司,从清华总裁班讲师到民营企业财务总监,赵淑杰接触到世界各地的工作伙伴,多元化的文化交织让她对财务管理有了别样的理解。《萨班斯法案》的内控体系无论在任何形式的企业里都不可缺失。它为企业的风险管理构建了一道坚固的大堤坝,这对国内民营企业而言是更加不可回避的课题。赵淑杰认为民营企业的股东授权与制约机制需要改进,这对于企业的信用风险防范机制尤为重要。
自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以来,如何积极推进以新资本协议为核心的全面风险管理体系也在考验中国国内企业的风险治理组织架构是否健全,资本、风险、收益相平衡的运行机制是否完善。“三会一层”公司治理机制运转顺畅,明确了董事会、监事会、股东会和高管层的风险管理责任,有利于监督机制的完善。而中国企业对资本、风险、收益相平衡的风险管理流程的运行与执行也不应有丝毫懈怠。身处市场经济和国内外环境不容乐观的时代里,记录风险的变化,并不是一劳永逸的事情。如果想切实地预测掌控风险,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做一下风险记录。不断更新风险评估,才能跟得上风险的脚步。身在民营企业的赵淑杰期待中国民营企业的风险管理,能善于向优质的国有企业和跨国公司学习,搭建起适合自己的公司治理架构,摸索出符合公司自身的治理机制,逐步使其完善。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Loans, Bank and Cash: Risks
下一主题:ACCA资深会员李霞:小步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