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class
金融 : CFA - FRM - PRM     财务: (全部免费开放) ACCA - CMA - CPA - AICPA    从业资格: (全部免费开放) 会计 - 证券 - 基金 - 银行

 

2018年CFA一级精华课程(Fail可延期,保过)2018年CFA二级精华课程(Fail可延期,保过)

全球最好的2018年CFA三级课程,美国大学资深教授授课,数千名CFA三级考生的一致的选择!

2017 FRM Part I 全部课程:知识模块精讲+复习强化+模拟题讲解    √ 2017 FRM Part II 全部课程:知识模块精讲+复习强化+模拟题讲解
上一主题:Stakeholder Influence
下一主题:Substantive Procedures: Nature, Timing and Extent
返回列表 发帖
2016 CFA LEVEL 1 2 3 高清精华课程

能力建设-会计基础设施

  对于新兴经济体的发展来说,高质量的财务基础设施和公路铁路一样重要。
  当基础设施开始建设时,新兴经济体的发展便清晰可见。建设公路铁路有利于便利交通;铺设电缆使通讯更加快速;开挖管道更使水电通畅起来。这是任何新兴经济体都必须具备的基础“管道”设施,也是发展的外部表现。最近,这些新兴经济体正采取重大努力措施,保障公路建设持续进行,管道将物资运送至目的地,同时通讯即时准确地传送至目标人士。
  在新兴经济体中建立高效的治理和财务报告体系与发展基础设施类似。如果不考虑投资管道建设的相关资源,那么什么能够阻止公路建设中断、能源供应停止和通讯终止呢?对于投资这些经济体的私营公司的人来说,公司报告这一“管道建设”对于确保可接受的高水平的保证十分重要。
  符合目标
  对于会计师来说,这意味着要有机制、标准和人员。他们要符合目标的要求,并且发挥各自的作用。这在最近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后显得愈发重要。众多国际组织与机构都理解到这一问题的重要性。例如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认为,高质量的公司报告对市场经济发挥作用至关重要。目前,该组织正致力于进行框架建设。而新兴经济体可以采用该框架,来确保基础设施到位并且没有漏洞。
  这一转变并不突兀。20 年来,在国际会计和报告准则(ISAR)政府间专家工作组的努力下,UNCTAD 一直致力于推动完善公司报告制度的国际协调。它认为,这有利于帮助发展中国家和经济体做出转变,以满足国际标准,更为重要的是,有利于增加投资。毕竟,风险的存在使资金成本上涨。而这一风险可以通过健全的公司报告而降低。
  然而,高质量报告的未来发展之路十分艰难。这也是为什么UNCTAD 和其它国际组织例如国际会计师联合会(IFAC)和ACCA 如此强调能力建设的原因。
  IFAC 负责质量与会员关系的执行总监Russell Guthrie 说道:“会计行业和高质量的财务报告对于经济成长和发展有直接影响。”可信可靠的财务信息是众多社会和经济利益产生的前提,包括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支持中小企业(可占一国GDP 总量将近三分之二),改善公共服务,增强透明度与责任感。
  在新兴经济体中,由专业会计师组织(PAOs)代表的正规会计行业可能十分薄弱,甚至根本不存在。所以,能力建设有助于建立与支持这些组织。IFAC 常常与地区组织、慈善团体、政府部门和私营企业进行合作,帮助新兴经济体进行必要的基础设施建设。通过我们提供资源、支持和开展项目,这些国家常常能够克服由于意识缺乏、PAO 薄弱和能力不足带来的挑战。
  Paul Hurks RA 是荷兰皇家特许会计师协会的总监,负责国际会计教育与发展事务。他表示,这种形式的发展工作需要投入很多的时间与耐心。“以我在发展中国家会计行业的开发经历来看,这是一项长期性工作。在发展中国家,人们常常缺乏对审计价值和会计服务的相关意识,同时PAOs 也十分薄弱。我们需要打破这种恶性循环。”
  但是,有投入就有收获。Hurks 说道:“随着责任感和透明度得到提高,会计行业得到改善,财务基础设施的全面发展也有了基础。在这些地区,我们发现能力建设正在以一种更加全方位的方式进行,这将提升一国在国际市场的信誉度和地位,有利于吸引投资者。”
  建设会计行业的基础是个十分复杂的过程,因为它是一国法律与法规体系中的一部分。
  能力建设包括发展与提升相关技能,增强工作能力和提高业绩水平。
  它需要考虑许多利益相关者的利益,以及财政、教育和人力资源的现状。
  能力建设有助于加强合理的法律框架和机构组织。能力建设包括发展与提升相关技能,增强工作能力和提高业绩水平。还包括提高那些负责公司报告的个人、团体和机构的能力。
  “这是改革全球金融体系的关键部分。”UNCTAD 企业发展部门总监Tatiana Krylova说道,“许多国家都非常重视这一问题,但是它们需要足够的体制和专业能力来实现该目标。”
  基于这个原因,UNCTAD 正致力于制定一个全面的框架结构,为那些寻求建设高质量的公司报告交付能力的国家绘制未来蓝图。在这一过程中,一个国家在经济方面是否被承认,被接受是一种强大的推动力。例如,申请加入欧盟的国家需要建立一个高质量的财务报告体系,作为其金融体系的一部分。同时,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采用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去年,为中小企业发布的IFRS 大大地扩展了该准则的应用范围。超过100 个国家现在采用IFRS.这些国家及其投资者通过确保财务报告的其它“管道”建设的到位,来支持这一举措。
  “2009 年,我们被赋予了一个任务,发展能力建设框架,因为我们大多数的成员国正在顺势推行IFRS.”Krylova 解释道,“但是IFRS只是冰山一角。它需要许多不同的体制支持和专业能力支持,而这在一些国家十分缺乏。”
  ISAR 最近一次会议审阅了框架草案,现在将要开始构建框架。2011 年将举办一系列圆桌会议,对该问题进行探讨,同时进行相关案例分析。
  能力建设的种子在全球发生一系列金融危机后便播撒开来,例如1997 年东南亚金融危机。ACCA 特别项目顾问沃尔什(Mike Walsh)解释道:“人们担心全球金融体系十分脆弱,同时世界银行(World Bank)层面的机构还担心财务报告并不是那么高效。”
  沃尔什补充道,2000 年以后的早期阶段,美国发生许多公司丑闻,为此,美国实施了萨班斯法案,而欧洲发布了八号法令,引入了改革措施。尽管如此,世界其它地区会采取什么行动并不清晰:“一旦跨出发达国家体系,下一个问题便产生了,世界其它地区会做些什么呢?”
  同时,世界银行为审计和会计业务引入了《关于遵守标准和守则的报告》(ROSC),考虑了不同国家的发展水平以及各国和地区不同的工作重点。该报告由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合作完成,对现有框架和会计实务的优势与缺陷进行了评估,包括对国家法规制度的遵守与执行程度的评估。“他们衡量各个国家在多大程度上拥有高效的会计体系。”沃尔什说道。然而他还补充说,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面临着问题,包括难以符合国际会计和审计准则,缺乏足够的监管资源和合格的专业人士。
  优势支柱
  UNCTAD 为此发挥了作用,它为能力建设开发了一个包含四个支柱的模式。这四个支柱是法律和监管框架、体制框架、人力资源能力和能力建设流程本身(见下页)。UNCTAD 已将这些支柱整合为全方位的框架结构。发展中国家可利用这一框架解决例如由《关于遵守标准和守则的报告》或其它报告反映出的相关问题。
  同时,UNCTAD 还将开发一个优秀案例数据库。“IFRS 实施过程中会发现一些实际问题,在编写这些问题的案例分析时,显而易见,我们需要解决许多能力问题。”Krylova 说。“这就是ISAR 被赋予了这个任务并在着力解决这一问题的原因。”
  能力建设需要时间,不可一蹴而就。它必须在现有法律框架中进行,受人力资源的限制。变化不能强加于人。沃尔什认为,我们需要一个“自下而上”的过程。但是至少,一个合适的框架可以为建立持久的金融体系提供基础,可以确保公路延伸至正确的目的地,并保证司机拥有完善的公路驾驶技能。
  最近一项调查显示,进步是可能的,它有利于促进国际合作。各国拥有不同的法律与经济特点,是全球金融体系的组成部分。UNCTAD 通过其能力建设项目,希望以一种全面的方式推动各国的发展。
  UNCTAD 能力建设框架的四个支柱
  1. 法律与监管框架
  UNCTAD 认为,法律与监管框架应包含一系列因素。主要因素有审计、会计准则和要求,准则支持与执行,准则和要求的监督与遵从。其它因素包括认证、培训、公司治理、调查和纪律处罚、质量保证机制(一般情况下对审计师而言),以及审计师责任/ 问责制。
  2. 体制框架
  会计能力建设的机制框架包括许多民间机构,既有公共部门,也有私营部门。这些机构的优势对于能力建设项目的成功有着直接关系。这些机构一般包括立法机构、政府部门、监管机构、司法机构、政府的公司注册机构、证券交易所、标准制定机构、评级机构、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师事务所和专业会计师组织。
  3. 人力资源能力
  人力资源能力建设包括对于专业会计师和监管及金融体系其他参与者的教育、培训和保留工作。教育需求将涵盖众多院校,以及对于审计师和会计师的专业教育。其他重要的培训教育包括持续职业发展、对于会计从业人员的教育、专业领域培训以及对于法规制定者和市场分析师等其它参与者的教育。
  4. 能力建设流程
  能力建设流程需要制定战略和实际行动计划,确定工作优先次序,时间框架,人力资源,财务资源和利益相关者,并分配各种责任。一般步骤包括了解项目范围,确定当前情况和有关国际惯例、最佳实践的差距,制定战略和行动计划,向关键利益相关者介绍行动计划。其它还包括计划的实施和进度的评估。
  能力建设需要时间,不可一蹴而就。它必须在现有法律框架中进行,受人力资源的限制。变化不能强加于人。沃尔什认为,我们需要一个“自下而上”的过程。但是至少,一个合适的框架可以为建立持久的金融体系提供基础,可以确保公路延伸至正确的目的地,并保证司机拥有完善的公路驾驶技能。
——摘自ACCA《财会前沿》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Stakeholder Influence
下一主题:Substantive Procedures: Nature, Timing and Ex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