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class
金融 : CFA - FRM - PRM     财务: (全部免费开放) ACCA - CMA - CPA - AICPA    从业资格: (全部免费开放) 会计 - 证券 - 基金 - 银行

 

2016年CFA一级精华课程(Fail可延期,保过)2016年CFA二级精华课程(Fail可延期,保过)

全球最好的2016年CFA三级课程,美国大学资深教授授课,数千名CFA三级考生的一致的选择!

2016 FRM Part I 全部课程:知识模块精讲+复习强化+模拟题讲解    √ 2016 FRM Part II 全部课程:知识模块精讲+复习强化+模拟题讲解
上一主题:ACCA证书的优势
下一主题:防范水风险
返回列表 发帖
2016 CFA LEVEL 1 2 3 高清精华课程

职业操守问题

诚信就是一切  
  欧洲会计师联合会(FEE)负责人Olivier Boutellis-Taft 表示,虽然报告框架和独立审计至关重要,但是诚信必须是该行业的核心。
  Olivier Boutell is-Taft 表示他的工作难度很大,但又很令人兴奋。他掌舵的欧洲会计师联合会不仅代表了33 个国家的70 多万名会计师和审计师,他还在帮助引导会计行业应对前所未有的变化。金融危机将会计师推入了公众的视野,迫使会计师重新考虑应如何应对新的风险,更加关注该行业如何发挥更大的作用。
  与此同时,审计师已成为欧盟委员会(EC)监管新政的目标,欧盟内部市场与服务委员Michel Barnier 最近宣布审计行业将进行大的调整。
  Boutellis-Taft 解释说:“职业操守是行业的基石之一。”他补充说:“不仅在审计行业,而且在会计行业,我们都有非常严格的标准和做法,这一点很重要”。作为欧洲会计师联合会(FEE)的负责人,Boutellis-Taft 及其15 人的团队常驻布鲁塞尔,并得到来自45 个欧洲各地的FEE 会员机构(包括ACCA)专家的支持,他们正在起草文件、指引及评论文章,主题涵盖财务报告、公司法、职业操守、腐败、可持续发展等多个领域。
  Boutellis-Taft 对职业操守方面的讨论显示出浓厚的兴趣,他指出并不是会计师愿意放弃或调整标准,以适应他们自己。他表示:“在金融部门,当问题开始出现的时候,总有人会说'我们需要改变规则,关键在于公允价值,关键在于IFRS 9'.其实我们真正的问题是系统性的:我们都倾向于随波逐流 —— 投资者、银行家、企业、监管机构和政府皆是如此。财会行业需要发出的一个信号是,结果一旦不愉快就改变游戏规则是不明智的。”
  他坦言,有些规则必须改变,以便确保政府和银行更好地反映主权债务对其资产负债表带来的新风险。政府债券曾经被视为最安全的资产,但如今人们在从根本上对政府债券重新评估;欧洲银行面临紧急和长期的资本需求,以确保它们能够应对未来的危机,特别是在希腊债务重组之后。但是,Boutellis-Taft 表示审计师和会计师是先知先觉的,早在2007 年次贷泡沫破灭的时候,它们就开始警觉了。他指出:“大家真的是很早就看出了端倪,通过发出指引、警示等手段提醒从业人员注意新的风险、以及现有情况对标准的应用意味着什么。”
  全貌
  FEE 最新的政策文件指出了会计师和审计师在金融危机期间需要关注的领域,包括确认和计量资产、减值、信贷和流动性风险,持续经营的问题和适当的披露。Boutellis-Taft 表示,在这些领域中采用高品质的全球标准对政府账目更加重要,它能帮助我们看到报告内容的“全貌”。他指出:“我们正在承担更大的风险,但这种风险的数量和规模可能取决于未来事件。我们要更确切地知道该披露的都披露了,而且不仅限于从现金流动角度进行披露。” 他认为确保透明度的最好方法是引入权责发生制的国际公共部门会计准则(IPSAS)。
  Boutellis-Taft 表示:“如果公共部门转型到更好的报告框架,我们将能更好地了解主权债务的质量。你不可能既蒙住眼睛开车,又避免意外的发生。”
  根据最高审计机关国际组织(International Organisation of SupremeAudit Institutions)的调查,在2009 年,只有22%的政府使用权责发生制会计标准。约24%仍在使用现金收付制会计标准,而36%在使用定制的国家标准。Boutellis-Taft 解释说:“使用现金收付制会计标准,即使你不误报,也不能反映全貌。这就是为什么政府必须采用稳健的财务报告标准,以确保透明度,并全面地反映现状及可能的发展。”
  Boutellis-Taft 表示,对数据的“ 独立审计”也同样重要,这正是审计行业能提供的服务。然而,他警告说欧盟2011 年11 月提出的审计倡议(包括规定和法令)可能将审计变成一种“打勾”的活动,因为它会使审计师、特别是小审计公司无法得到专业机构的支持。他表示:“如果你希望审计市场上有更多的选择,如果你想提高审计师的独立性,如果你想提高审计质量,你就需要善加利用专业团体带来的附加值。而新的法令却在反其道而行之,将专业机构的作用限制为给审计师提供注册服务。正是因为上述的一切,会计和审计才能成为一种专业而不是高度管辖的行业。”
  他指出,审计师和会计师的“专业判断”对公共部门同样不可或缺。政府存在“行为赤字”,例如很多国家未能遵守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Stability and Growth Pact)规定的支出和借贷限制,它导致了公共财政的实际赤字。他表示:“在政治层面上,我们没有很好地遵守我们的承诺。我们应该反思如何让职业操守原则适用于商业和公共部门的会计师,因为它也能发挥关键作用。”但这个话题可能应该下次再讨论。 “归根结底,最根本的问题是个人的诚信。你需要一个规则以弥补现实中的行为赤字。这就提出了一个更根本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可能不该问会计师或政治家,或许更应该问哲学家。也许他们是这些讨论中缺少的一环。”
  人物介绍:
  Olivier Boutellis-Taft——是欧洲会计师联合会的首席执行官(CEO)。他曾是欧洲政策中心智库的成员,并曾在普华永道担任多个职位。
  ——摘自ACCA《财会前沿》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ACCA证书的优势
下一主题:防范水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