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class
金融 : CFA - FRM - PRM     财务: (全部免费开放) ACCA - CMA - CPA - AICPA    从业资格: (全部免费开放) 会计 - 证券 - 基金 - 银行

 

2016年CFA一级精华课程(Fail可延期,保过)2016年CFA二级精华课程(Fail可延期,保过)

全球最好的2016年CFA三级课程,美国大学资深教授授课,数千名CFA三级考生的一致的选择!

2016 FRM Part I 全部课程:知识模块精讲+复习强化+模拟题讲解    √ 2016 FRM Part II 全部课程:知识模块精讲+复习强化+模拟题讲解
上一主题:ACCA考试:内含报酬率
下一主题:ACCA考试:资产负债表
返回列表 发帖
2016 CFA LEVEL 1 2 3 高清精华课程

综合报告才是资本主义可持续发展的关键

  抛弃季度收益指标,综合报告才是资本主义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
  实施强制性的综合报告制度及停止发布季度收益指标将帮助在2020年前实现可持续资本主义,阿尔戈尔(Al Gore)和大卫布拉德(David Blood)这样说道。
  我们已经在改善可持续发展指标的报告上取得了显著的进步,比如碳排放披露项目(Carbon Disclosure Project)及全球报告倡议组(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但是,由于公司的财务表现及长期前景之间缺少清晰的关联,所以绝大部分的信息披露都没有让投资者认为值得大量使用。
  此外,一些能够衡量非财务数据的公司(有些已经因为内部原因这样做了)不愿意发布任何超出监管要求的信息,因为他们担心这样做会对对手有帮助或者会增加自己面临法律诉讼的危险。这也是我们必须要制定新的法规来创造公平竞争环境的原因之一。
  基金经理下面的分析师很少拥有对非财务指标进行自下而上分析的能力。所以,可以理解的是,大部分人指望第三方评级机构来分析公司的可持续发展信息披露,给他们提供评级结果,供其解读。
  现在已经有100 多家评级机构提供这样的建议,但是质量及评级系统的值却有很大差异。我们对那些主流数据公司(比如彭博社和汤森路透)在向可持续发展迈进上所做出的承诺表示赞赏,并支持他们在提高标准化以及改善质量上做出的努力。
  但是,我们认为优秀的公司是那些不仅在内部已经建立了可持续发展与财务业绩的联系,而且还将他们的分析与投资人进行分享的公司。
  综合报告制度提供了一个框架,这个框架可以确保公司拥有可持续的战略,并且能够通过市场约束来改善自身的内部决策。少数公司已经开始在其年度报告中将可持续发展与财务指标挂钩,清楚地显示出这两者的关联,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充实可持续资本主义的商业案例。
  由于私人持股公司在报告上拥有更大的灵活性,所以他们有机会来引领综合报告的发展。许多顶级的全球私募股权基金,比如KKR 和 Doughty Hanson,已经开始逐步改善其投资组合公司的可持续性,并正对可持续发展指标进行报告。这些基金公司能够做得更多,并且可以说服那些愿意对这些活动的财务收益进行报告的公司在上市前也这样做。
  我们支持哈佛商学院的Bob Eccles 教授、国际综合报告理事会(International Integrated Reporting Council)以及英杰华环球投资(Aviva Investors)在推动综合报告领域的发展上所付出的努力。虽然他们在塑造这一新生理念、鼓励公司采取自愿行动上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我们都清楚只有当综合报告被强制执行时,才会发生显著的、广泛的变化。
  虽然这种政策干预将因国家而异,但是,各国的证券监管者及证券交易所却非常适合去监督对综合报告提出的要求。在南非,约翰内斯堡证券交易所率先树立了一个典范,该交易所在2011年做出一个决定,要求所有上市公司要么撰写综合报告,要么解释不能这样做的原因。即便如此,这仅是综合报告强制执行所迈出的第一步,因为有关ESG 信息(环境、社会及治理)的报告标准以及它与财务指标的关联需要不断地被细化。
  关键是,报告所提供的信息对投资者来说是重要的,并且与特定行业及公司相关。如果不考虑两个行业的差距,仅采用千篇一律的形式是不够的。会计师必须作到对非财务信息进行的审计和对财务数据指标的审计标准是一样的,并对这两种信息提供综合鉴证。
  我们建议相关的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强制实施综合报告制度,我们鼓励这些公司在相关法规颁布以前在短期内自愿地提供综合报告。我们还鼓励投资者,包括私募股权投资者,要求其投资组合公司也提供综合报告,并将它纳入自己的投资决策中。我们也对私人持股公司做出的提供综合报告的承诺表示支持。
  季度收益指标
  停止发布季度收益指标是在2020年前加速可持续资本主义发展的又一个关键行动。
  在当代世界中,我们在政治、文化、商业及其他领域上常常着眼于短期。尤其是企业,现在,大部分管理人都选择关注短期利润,而不是可持续性的长期增长。我们一直都知道产生这种扭曲行为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投资者行为、激励计划及商业文化都鼓励公司高管们去关注企业的短期收益。
  投资者对那些关注长期价值创造的上市公司的CEO 们越来越不耐烦了,他们急于惩罚那些短期表现欠佳的股票,即使这种欠佳的表现是在长期投资计划的背景下发生的。
  在许多情况下,公司满足季度收益指标的能力要胜过CEO 的长期绩效激励计划,所以,这使得CEO 更难让投资者去关注长期策略。
  一项由Murad Antia、Christos Pantzalis 和 Jung Chul Park 进行的实证调查显示,实际上,CEO 决策的前瞻性越短,与之相关的“企业代理成本越高、公司估值越低,信息风险程度越大”。
  一项由John Graham、Campbell Harvey 及 Shiva Rajgopal 进行的研究表明,如果一个项目会把季度收益拉低到普遍认同的预期指标以下,即便其净现值为正,78% 的管理者都会拒绝这样的项目。令人惊讶的是,80% 的管理者会以牺牲长期股东价值为代价,通过削减自主支出(包括研发及营销支出),日复一日地紧盯着短期指标。这种做法只能够应付短期,而不能应付可持续的发展。
  John Asker、Joan Farre-Mensa 及 Alexander Ljungqvist 的研究揭示,这一损坏价值的习惯清晰地显示在那些能够反映出以下现象的数据上:当投资收益不按季度实现时,上市公司的投资速度会是私人控股公司的一半。研究还显示,当个人公司在公有制及私有制之间转变时,也会出现这一现象。他们的观点显而易见,这种做法使得上市公司开发新商业机会的能力相比之下更弱。
  不提供季度收益指标将帮助一些公司减轻管理者们的压力,他们无需按季度实现财务预期,而且这还能使他们以长期盈利能力为目标来着眼业务发展。
  然而,由于大多数上市公司都提供季度收益指标,所以对那些想要结束这一做法的CEO及董事会来说存在“集体行动”的问题。尽管有人批评,少数CEO 已经决定停止发布收益指标并且公开谈论投资者们应该从企业管理层的时间跨度中期待哪些结果,我们对此表示赞赏。对其他公司来说,甚至是对整个行业来说,季度指标可能是恰当的,但是决定提供季度指标应该是一个合理策略的一部分,而不仅是对市场普遍习惯的一种不假思索的反应。
  我们建议将那些已经停止提供季度收益指标的CEO 以及那些有此意愿的CEO 团结起来,并以此作为催化剂来改变这一做法。
  人物介绍:
  美国前副总统戈尔——是世代投资管理公司的共同创始人及董事长。世代投资公司是一家关注于新的可持续投资方法的合伙企业。同时,戈尔还是“气候现实项目”(Climate Reality Project)的主席,也是《濒临失衡的地球》(Earth in the Balance)、《难以忽视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蹂躏理性》(The Assault on Reason)以及《我们的选择: 气候危机的解决方案》(Our Choice: A Plan to Solve the Climate Crisis)的作者。此外,由于“向全世界告知气候变化带来的危险”,他还是2007 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共同获得者。
  布拉德——是世代投资管理公司的共同创始人及高级合伙人。此前,他在高盛工作18年,于1999 至2003年间担任高盛资产管理公司的联合CEO及CEO.此外,他还兼任Harvest Power、New Forests、SHINE、Social Finance UK、Social Finance US 及 the Nature Conservancy 的董事会成员。
  ——摘自ACCA《财会前沿》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ACCA考试:内含报酬率
下一主题:ACCA考试:资产负债表